兽夫狮子太大了进不去/上下的敏感点都被逗弄着

  • 时间:
  • 浏览:44944
  • 来源:古典文学网

兽夫狮子太大了进不去/上下的敏感点都被逗弄着

划子随着海波晃动着,一个少女跳上船然后转头看去

「喂!悠月姐!出海遇到艾斯记得帮我问好啊!」岸上的少年道

少年一副傻傻的样子让悠月无奈一笑

现在艾斯那幺著名,她想见就见的到吗?据说还被政府招揽呢!

「照顾好自己啊!鲁夫!」悠月非常后嘱咐道

鲁夫奋力挥手作别,悠月也一心的看着海面

然后将食指与中指合併轻轻点在唇上,嘴唇一开一合的唸着什幺,一阵狂风吹来将划子推向更远的地方

过不了多久曾经看不见岛屿了,悠月再次确认四周都没人后摸上了左手食指上的紫玉戒指,一把剑捏造出现

这把剑通体银白,偶然反射到光时上面还会表现银色的纹路,握柄的地方是冰蓝色,上面还挂了粉色的流苏

悠月比出剑指在剑上点了一下,这把剑立刻变大,大到足以让悠月坐上去,然后悠月放开了手,剑就这样飘在半空中

悠月踩在剑大将划子收进空间里然后直接用飞的,她并不想坐着那艘划子找虐,能非常快找到休息的地方非常好

悠月有些无聊的打了个哈欠,一直在天上飞也是很累的,她都飞多久了!

让我们用这个时间解释一下这位悠月小姐

就上述所看到的,悠月明显是"外地人",因为据她所知这个世界并无人会她所会的这些东西

悠月是穿越来的,其实说穿越不如说是重生,因为在她穿越前被一个重生咒给打了,重生咒顾名思义,悠月来到这里的时候成了一个婴儿

在穿越前他们正直人士正在跟魔君打架,悠月本来是想趁这个时间偷跑的,但是有人总想暗算她,将她推到早就被不准的时空传送阵里,然后在那一秒又好死不死的被魔君的重生咒打到

当她意识恢复时发现自己是在树上,想求救时嘴里发出的声响却是婴儿的声响......这让她有股厌世感,好在有一个好心的大叔发现她将她带了回去

早晓得会发生这种是她起先就不打着逃家的念头出来了,不过她也还算幸运,有被好心人收养,而且她逃家前把所有家当都带上了,幸亏起先为了不被追蹤她带的都是金银珠宝跟黄金这类的......这些东西但是世界流通的货币啊!

刚刚在岸边的那个男孩,鲁夫,是那个大叔的孙子,艾斯也是大叔的孙子,但是貌似不是亲生的

「把那个东西给我打下来!!」一个粗豪的声响传来

悠月毫不在意的继续飞,直到有一只箭从她身边擦过......原来是在说我啊!!

你才是东西,你全家都是东西!!

「真是没礼貌啊,我就来陪你们玩玩吧!」悠月勾唇一笑

她认的那个标誌,水师的标誌,她八成是闯到水师基地了

悠月从剑上跳下来的那一瞬间剑就自动收缩了,悠月握着剑柄随手转了一圈然后往离她非常近的那个海兵身上砍下

悠月醒目的是阵法跟法术,物理攻打跟法术攻打比起来实在有些不够看但是用来砍一些普通人也够了啦!她刚好趁这个时机多多练习剑术

「我靠!这什幺啊!我怎幺动不了了!」一个海兵突然大叫

在没人留意到的地方,那个海兵的身上被插了几支针

忘记说了,悠月暗器完的挺随手的,当前正在往练单方面进攻,但可惜她身上药草不多

但是出海前练的药她还没试过,现在就来试一试吧!

于是一个小时后全部水师基地乌烟瘴气的,即是字面上的意思

罪魁罪魁还一脸嫌弃的坐在乾净的石头上,看着下面这些曾经沾到药的人,抬手一挥一阵风就将那些节余的药粉吹散了

现在意识还苏醒着的都是这个基地里数一数二强的,但是他们也没几许力气在战斗了,悠月优雅的坐在石头上看着剩下来的人

「还要打吗?你们可别跟我扯什幺绝不跟恶势力妥协,我今天第一天出海不怎幺想杀生」悠月说完后就去休息了

她是不怕他们暗算她的,但是她嫌麻烦......

」悠月道

「呸!还说不杀生,妳这妖女将我们这些人都给打了!」一个貌似是有阶层的人愤怒道

「第一,我没杀人,只是让他们躺着而已,但是你们如果再血口喷人的话我连解药都不会给他们;第二,什幺妖女!你家的人没教你家教吗?!没礼貌!我刚刚就在天上你们就想把我打下来,现在还叫我妖女!」悠月说到非常后直接将手里的剑往说话的那个人眼前一丢

剑刚刚好插在他脖子附近

几个人都倒抽了一口气

「还打吗?」悠月挑眉

几人连忙摇头,他们现在非常高只是个少尉,他们还不想死啊......

「很好,我稀饭识时务的,为了预防万一,这些人我先晾在这边,至于你们?该干嘛就干嘛,但是请想想你们这五分之三的兵力,他们都另有大好前途呢......我等等要吃饭,记得送来啊」悠月说完后就直接去逛基地了

然后挑了一间非常舒适的房间休息......公然没人敢去惹她

用完晚餐后悠月看相正在看门的几位水师,然后突然笑了一下

「我等等要休息,明天一早就走,好心提醒你们,我的起床气貌似很大,做事情要斟酌一下,我相信你们的智商都很高

兽夫狮子太大了进不去/上下的敏感点都被逗弄着

兽夫狮子太大了进不去/上下的敏感点都被逗弄着

兽夫狮子太大了进不去/上下的敏感点都被逗弄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