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里的男生都轮流玩我:按住顶端小孔不让释放下不了床

  • 时间:
  • 浏览:396
  • 来源:古典文学网

“李大夫  ,你应该是学西医的吧  ?”

陈浩问了一句

“这就对了”

“哦  ?”

陈浩停下脚步  ,老实说 ,他对李明并不是伤风”

陈浩摇头  ,轻轻抱了抱她 ,神色坚定的说道:“妈 ,我以后一定要让您过上好日子”

李明连忙注释着

“我……我想和您商量个事情

“免贵  ,姓李  ,我叫李明  ,是人民病院的主治医师

回到家里  ,已经是下昼六点了

班里的男生都轮流玩我:按住顶端小孔不让释放下不了床

陈浩停下来 ,假装疑惑的说道:“怎么了 ?”

他其实也即是做做样子而已 ,做好人不留名  ,那是雷锋而不是他即是想您了

紧接着  ,她察觉到一双手臂  ,从身后抱住了她 ,吴英顿时身材一僵 ,转过甚  ,瞥见是陈浩  ,眉头一皱 ,“干什么啊你臭小子”

陈浩忍着内心的冲动  ,笑嘻嘻的说道:“即是想您了  ,妈  ,您辛苦了  !”

吴英一怔  ,旋即内心一阵说不出来的独特感  ,有感动  ,有欣慰  ,但更多的  ,是不从容  ,她冲着陈浩头上轻轻弹了一下 ,板着脸说道:“臭小子  ,你是不是在学校里闯祸了  ?”

“没有”

十万块钱  ?

陈浩吃了一惊 ,固然他知道陶国强很有钱  ,但没有想到一出手即是这么多”

李明为难的笑了笑  ,小心翼翼的说道:“您刚才给国强开的那个单方  ,能不能让我抄录一份 ?”

李明在病院兼职  ,脑溢血的病人固然不是很多  ,但十天半个月的  ,也能够遇到一例”

陶国强高兴的笑了  ,在经历了父亲这一次病重  ,经历了束手无策  ,他第一次切身材会到  ,有一个好医生  ,真是的代价无量啊 !

而陈浩在刚才展露出来的医术 ,让陶国强意识到  ,他固然是一个初中生  ,但 ,绝对不能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初中生来看

“行  ,我也没什么其余事情”

陈浩淡声说道:“中医讲究因人而治 ,每个人的病  ,在中医看来  ,固然如出一辙  ,但其中也有细微不同之处  ,所以我们下药都是对症下药 ,不像是你们西医  ,拟定一个医治方案 ,以后所有相似的病人  ,都按照这个方案来处理  ,所以  ,这个方子给你也没用  ,好比  ,若你下一次遇到一个年轻的脑溢血病人  ,你用我这个方子给他开药  ,不但没有效果  ,说不定还会引起少许后遗症”

陈浩的母亲吴英嗯了一声

华强市的楼房  ,在这会儿才不过五万块钱一套  ,也即是说 ,陶国强直接给了自己两套楼房  ?“陈兄弟  ,我昨天来的匆忙  ,也没装几许钱

陶国强闻言一楞 ,他还以为陈浩是有什么大事儿让自己帮忙呢  ,没有想到  ,果然是这么一个简单的事情  ,他毫不犹豫的说道:“陈兄弟 ,你宁神  ,你救了我父亲 ,你即是我们全家的恩人  ,我保证 ,这个事情不会让其余人知道的

“是

而陈浩给陶国强写的方子  ,凭据李明猜测  ,应该是特地针对脑溢血病人后期恢复医治的

母亲  ,是一个伟大的代名词 ,她象征是勤奋 ,容忍  ,支付

陶国强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存折 ,递给陈浩 ,说道:“陈兄弟  ,这折子上  ,有十万块钱  ,密码是六个零 ,你收下  ,是你的辛苦费

她点头:“嗯  ,妈等你的呢”

陶国强也没客气  ,说道:“行  ,那我先抓药去了

在见地到陈浩的医术后 ,李明已经完全的心悦诚服  ,他内心已经承认  ,先前陈浩说他用自己瘠薄的想象力 ,去猜测别人的本事  ,还真是一点都没说错  !

“哦 ?你想要方子  ?”

陈浩微微一怔  ,眼光有些玩味”

陈浩摆了摆手 ,“陶爷爷颅内淤血很多  ,起码得排几分钟  ,才气够完全排干净 ,你先别打搅我  ,我另有点兼职没有做”

陈浩皱了皱眉 ,不悦的看了李明一眼”

陈浩的父亲陈楠  ,是一个沉默寡言的男子 ,和绝大多数华夏国男子同样  ,他普通、老实、沉默  ,似乎这个年代的父亲  ,都不清楚该怎样跟孩子沟通

班里的男生都轮流玩我:按住顶端小孔不让释放下不了床

陈浩不由得盯着做饭的母亲 ,周密认真的看着  ,这时候的母亲  ,脸上还没有辣么多皱纹  ,也没有辣么多白发”

陈浩笑了笑  ,沉吟了一下  ,说道:“我有点事儿想要和你商量一下  ,能不能出来说  ?”

“没疑问”

陶国强听到陈浩用求这个字眼  ,顿时吃了一惊  ,连忙客气的说道:“只要我能办到  ,你尽管开口”说着  ,他拿着几根较短的银针  ,扎入陶庆生头上”

“没事儿

班里的男生都轮流玩我:按住顶端小孔不让释放下不了床

最后一滴血珠  ,足足等了两分钟  ,才逐步滑了出来  ,陈浩见状  ,才小心翼翼将银针抽了出来”

陈浩想了想 ,点头和议了  ,毕竟  ,从现实心理年龄上来论  ,他现在和陶国强岁数也差不多

出了病房 ,李明迟疑了一下  ,不由得喊了一声:“陈兄弟”

“陈兄弟  ,你太客气了清楚了吧 ?”

李明恍然大悟  ,内心一阵失落 ,“嗯  ,我知道了陈兄弟

毕竟华强市  ,是一个人口百万的城市”

“我会医术的事情  ,还请你回去以后  ,不要张扬外传 ,让别人知道”

“不是

“行 ,陶年老

“陶叔叔  ,陶爷爷毕竟岁数大了  ,而且  ,我固然将颅内淤血排除的差不多了  ,但仍旧有一丝残留的 ,这得需求他本身来吸收  ,所以可能还会昏迷几天”

李明连忙说道”

陈浩不再理他 ,转过身和陶国强走到角落中  ,笑了笑  ,说道:“陶叔叔  ,我想求你一个事情”

陈浩嗯了一声  ,笑了笑 ,说道:“陶年老  ,那你先忙  ,转头我联系你

一进门 ,陈浩就闻到了熟悉的饭菜香味好了 ,快洗手去吧”

这句话说的  ,让吴英瞬间眼眶一红  ,鼻子发酸 ,儿子长大了 ,知道疼爱自己了 ,这十几年来的含辛茹苦  ,在这时都变的不重要了

拍了拍陈浩的肩膀  ,陶国强取出一张名片 ,塞到他手里 ,说道:“陈兄弟  ,这是我电话  ,有事儿你随时给我打电话 ,我随叫随到

陈浩点了点头 ,他刚才也注意到  ,李明和陶国强的关系不错  ,假设李明有什么龌蹉的私心  ,完全可以等自己不在了  ,暗里里找陶国强要方子看一眼  ,而现在光明正直的说出来  ,证实他确凿没有私心”

陈浩回过神来  ,摇头说道:“陶叔叔 ,我是觉得十万块钱  ,有点太多了吧  ?”

“多  ?”

陶国强摇头  ,认真的说道:“陈兄弟  ,人命有价吗  ?再说 ,那是我父亲 ,不瞒你说  ,哪怕是倾家荡产  ,只要能救他回归  ,我也不会觉得多的

李明下意识看了一眼病床附近的监测仪器  ,登时身材一震 ,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

仪器上显示 ,陶庆生的心跳、血压、呼吸频率  ,果然恢复到了正常的状况  !

要知道  ,就在前几分钟  ,仪器上还清清楚楚的显示着  ,他的各项指标都处于警戒值  ,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危险  !

“国强  ,国强  !”

李明一把抓住陶国强的手 ,激动的说道:“好了  ,伯父现在脱离危险期了  !”

“真的  ?”

陶国强身材剧震  ,欣喜若狂:“兄弟 ,你没骗我  ?”

“你看仪器显示  ,伯父的各项指标……”

“安静点

“陈兄弟  ,您别误会  ,我不是想要偷师之类的  ,而是我想的  ,以后有相似的病人 ,也能够按照您的方子  ,给他们开药  ,让他们可以恢复的快少许

“嗯  ,洗手去吧  ,筹办吃饭

“陶叔叔  ,您太客气了

起码  ,在施针救人时 ,陈浩的一举一动 ,都显得极为成熟老练  ,基础就不是镇里那些什么都不懂  ,只知道每天逃课看古惑仔、在同龄人面前装  ,在大人面前扮乖乖孩子的初中学可以等量齐观的 !

陶国强在踏入社会后 ,就交往身边的人、做生意、和种种各样人打交道  ,他深知一个事理  ,身边的人多了路好走  !

所以陶国强毫不犹豫放下他这个百万元户的架子 ,和陈浩以兄弟相称

陶国强侧过甚  ,有些不敢看了  ,银针进入这么深  ,岂不是说  ,已经刺入父亲的脑部了  ?

李明手心中 ,渗出一层汗水 ,这要是一个不小心  ,刺入脑垂体构造怎么办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他不可思议  ,陈浩这样一个初中生  ,怎么敢有勇气这么做的  ?若医治不好  ,他难道就不担心后果吗 !

陈浩捏着银针 ,又轻轻刺入一寸  ,旋即  ,松开双手  ,站直身材 ,长长出了一口气  ,神色一阵疲惫  !

刺入陶庆生鼻腔内的那根银针  ,在他松开手后 ,忽然间 ,一滴紫黑色的血珠  ,沿着针身滚落到针尾  ,然后滴了下来

“爸、妈”

“你说的没错

李明点了点头  ,不清楚陈浩为何会这么问”

吃饭时  ,陈浩一脸认真的将想好的藉词说了出来:“我想以后每天晚上  ,去邻居董先生家里和他学医  ,你们觉得怎么样  ?”

陈浩走过来  ,瞥见李明口袋里插着一根笔  ,毫不客气顺手就拔了出来  ,对李明说道:“纸  ,有没有 ?”

“有 ,有  !”

李明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病例本 ,递给陈浩  ,他随手接过来  ,用笔在上头唰唰唰写了几种药材名字  ,撕下来递给陶国强  ,说道:“陶叔叔  ,你去药店  ,将这上头的药材买回归  ,文武火熬两个小时 ,等陶爷爷醒来后  ,让他一天两副药 ,喝上三天  ,在疗养半个月 ,就差不多能恢复了

陶国强固然看不懂  ,但是他能看懂别人的表情  !

从李明惊愕的神态上 ,他隐约约约猜到了少许 ,不由得轻声说道:“陈兄弟  ,这是……”

“陶叔叔  ,别急

“这位大夫  ,你贵姓  ?”

陈浩客气了一句

瞥见陈浩回归 ,也即是点了点头 ,继续看电视”

陈浩说道:“你抓紧时间去抓药吧 ,熬好了以后  ,先放附近  ,吃药时 ,最佳先热一下  ,再服用

很多人  ,惟有在大了以后  ,才会清楚一句话 ,有妈的地方  ,才是家

“中医和西医不同”

陶国强将陈浩的震惊 ,误认为是嫌钱少  ,连忙注释说道:“等我过几天抽空回家里 ,再给你取上十万块钱

“妈 ,我回归了”

陶国强记在内心 ,瞥见陈浩转身打算走 ,他连忙说道:“陈兄弟  ,等一下

这是为了阻断颅内的出血点

只不过  ,陈浩上辈子没有这种给人看病的经验 ,也不知道这钱  ,该怎么开口要  ,不过他知道陶国强的为人  ,很讲义气  ,肯定不会不给自己诊费的

班里的男生都轮流玩我:按住顶端小孔不让释放下不了床

陶国强接过陈浩开的方子  ,如获至宝普通小心翼翼揣进口袋里 ,感恩不尽的看着陈浩 ,“真是感谢您了  !”他连敬语都用上了”

“好的陈兄弟  ,我知道了嗯  ,李明那边你宁神  ,他是我多年的好兄弟  ,我也会告诉他的”

从病院离开 ,陈浩第一件事  ,即是取出存折看了看  ,数了数 ,没错  ,确凿是六位数  ,他周密装进口袋”

李明立刻醒悟过来  ,连忙闭上了嘴  ,却是没有了先前不满的心情

紧接着  ,一滴滴血珠  ,匀速顺着针身  ,不但向下滴落”

陈浩笑了笑 ,和聪明人语言  ,果然即是很兴奋的一件事情  ,可以省掉不少口舌

淅淅沥沥的血珠 ,顺着针身 ,滴了几分钟后  ,速率变的慢了下来不过陶叔叔……”

陈浩话没说完  ,就被陶国强打断了  ,“陈兄弟 ,若你看的起我陶国强  ,就叫一声陶年老就行了 ,怎么样  ?”

确凿  ,两人的称号有些独特 ,一个叫叔叔 ,一个叫兄弟

跟着银针  ,一点一点的深入  ,十公分左右的银针  ,都进去四分之三了  ,陈浩的动作  ,也慢了下来 ,神情变的凝重起来

傍观的李明和陶国强两人  ,此时比陈浩还要紧张百倍  ,大气不敢出一口  ,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  ,似乎声音大少许  ,都能够打搅到陈浩似的”

陶国强自然没有任何异议”

陈浩在刚才就思考过这个疑问了  ,假设让父母知道  ,自己会医术的事情  ,那他们肯定会刨根问究竟的 ,所以只能是先暂时隐瞒  ,以后在逐步  ,一点一点的透漏出来  ,让他们屡见不鲜  ,逐步接受

“这……”

李明身材一震  ,倒吸了一口凉气  ,内心震动到了极点  ,若他没有看错的话  ,这分明是将颅内的淤血  ,开始向外排出了  !

果然另有这样的手段  ?

李明看的目瞪口呆  ,震动不已